鹽城建湖縣一網友發帖稱,該縣住建局一名幹部在歌廳摟抱小姐。帖子還附有幾張兩人摟抱在一起的照片。記者聯繫上了照片中的焦某,“我抱的是我女同學,不是什麼小姐。”焦某說。(5月21日新華網)
  就這樣,“同學”二字爆紅於網絡,“同學一詞有了新解”成為不少網民心中的讀後感。其實,先於這個詞彙爆紅,還有個類似的“同志”,也吸引著公眾尤其是官員的註意力。
  前段時間,共青團雲南省委發出文件,要求團內一律互稱姓名或同志,其後廣東省紀委也發出了類似的文件。發文強調稱“同志”,這並非第一次,在1965年12月14日,中共中央就發出了《關於黨內同志之間的稱呼問題的通知》,要求“今後對擔任黨內職務的所有人員,一律互稱同志”。如今為何重提?或許只因為它的漸行漸遠。
  曾幾何時,“同志”不僅是黨內人員相互之間的稱謂,也是陌生人之間打招呼的表述,比如:“同志你好,請問……”略帶一番“君子之交淡如水”味道的“同志”,在今天看來,還多了一種歷史的味道,因為要聽到“同志”的話,要麼去看某些黑白電影,要麼去老一代人的記憶中才有可能了。陌生人之間打招呼,被“帥哥”、“美女”等代替,而在黨政機關中,同樣難覓“同志”蹤影。
  與“同志”漸行漸遠截然相反的,卻是某官員身邊“同學”的漸行漸“近”。暫且不去懷疑“同學”身份真實性幾何,網絡曝光的照片,足以證明兩“同學”間不是一般的“近”,關係是否非同尋常已不需贅言。筆者無心追問他們到底是學生時代沒來得及表白,還是如今兩杯酒後的表錯情,只好奇,不管是“小姐”還是“同學”都掩蓋不了的,究竟是什麼樣的真問題。
  對某些官員來講,在漸遠的“同志”與漸近的“同學”背後,實則是優良作風的拋棄與歪風邪氣的侵襲。沒有了“同志”稱謂,取而代之的是老大、老闆,相互之間稱兄道弟,充滿著江湖習氣,損害公僕形象,甚至由此形成“小圈子”滋生腐敗行為。而“同學”的漸“近”,更反映了個別人生活的腐壞,道德低下、官德敗壞至極。
  曾經的“同志”,如今之“同學”,誰該漸行漸近、誰該漸行漸遠,可謂擺在某些公職人員面前的一個選擇題。我們相信紀檢部門對焦某的跟進調查,必定能作出一種解答。
  文/冬月禾  (原標題:漸遠的“同志”與漸近的“同學”)
創作者介紹

雨天

cb00cbxsj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